當騎士遴選總教練候選人只剩Tyrone Lue與David Blatt的消息傳出來時,大部分球迷都有相同反應,「Blatt是誰呀」。

 

Blatt正式上任後,經過一次次的網路搜尋,球界人士的訪談,我們對來自歐洲的名教頭有更多的認識:現年56歲,美籍猶太人,出身離波士頓20英哩遠的Framingham,近21年的執教生涯拿下過17次各式盃賽冠軍。2007年稱霸歐錦賽、2012年奧運銅牌(俄羅斯隊)、最近一次是2014年5月率領以色列Maccabi Tel Aviv 獲得歐洲聯賽冠軍,史上只有其他五位教頭達成此種壯舉。所以,我們要來檢視Blatt面對的是何種挑戰,他的本領又能帶給騎士多大提升,以及要在NBA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

Blatt1  

LeBron James歸鄉

從應徵面試到正式上任,Blatt開始與Griffin總管討論隊形組成時,制服組一直有份小前鋒名單,包括Trevor Ariza、Chandler Parsons等,還有個正體不明的選手……精確點兒講「The Guy」。Blatt當然也清楚騎士抽中了2014的狀元籤,運動力高超,體能卓越的Andrew Wiggins是球隊選秀內部規劃上的首選。然而,對於爭取LeBron回歸這檔事,制服組未曾與教頭透露半點口風。「我知道球隊確實有機會請回『The Guy』啦」Blatt道,「但,那終歸只是個機會,所以悲觀主義的我,雖然決意支持LeBron回歸,不過為了避免深深失望,還是選擇盡量不談也不想」。

 

騎士冒著風險等待LeBron,讓Blatt提心吊膽,放棄有吸引力的自由球員如Spencer Hawes,交易掉Tyler Zeller等人清理薪資空間(註1)。所幸結局並未令人失望,當教頭收到LeBron重返騎士的訊息,他「感到興奮,不僅為自己,也為球隊、克城及所有球迷」。言歸正傳,LeBron展開他在騎士前7年未曾發揮過的遊說技巧,騎士得以配置Mike Miller、James Jones等射手。接著Blatt 跟制服組重提一直以來的要求「給我Stretch 4(投射型大前鋒),他要射程遠、懂傳導、籃球智商高」。

 

「有的,我們有個交易目標叫Kevin Love」

 

「如此甚好,就Kevin Love」

 

在LeBron的推波助瀾下騎士完成Love交易,儘管他跟Irving的防守向來不受好評,但跟隨LeBron而來的包括Shawn Marion等幾位資深選手,都在冠軍隊伍有過執行良好防守的經驗。多位球員具備一個位置以上的兼容性,騎士有足夠的深度讓Blatt針對瞬息萬變的戰況排出多面相的陣形,其中來自熱火的幾位更有著戴上過輪轉防守的冠軍戒,也親身體驗馬刺的流暢傳導如何將之摧毀的雙極經驗。附帶一提,前總管Chris Grant也嘗試囤積能跨位打球球員,高彈性的建軍理念,可惜功敗垂成。

 

「我帶領的球隊在防禦端永遠多面又多元,各種陣型、壓迫、設陷、對位、聯防」。防守這碼事,盡量縮短適應期,才能多多學習」

Blatt2

進攻

 

Blatt師承Pete Carril,精通普林斯頓及相關戰術,根據以色列球迷的說法,他真正的長處不止多采多姿的進攻戰法,而是他能揉合隊伍中長處各異的球員,將團隊戰力催逼到最大極限。曾與Carril 在沙加緬度共事的Byron Scott教頭,在2010、2011兩季都嘗試指導球員領略這種被Carril形容為「籃球純粹極致」的進攻系統。

 

「普林斯頓中沒有真正的控球後衛,只有後衛、前鋒和中鋒。其要點是拉開空間,假使你有足夠的籃球知識,這就是量身定做的打法,簡單有效」。Scott唯一算不到的是騎士隊員籃球智商的匱乏。他們無法解讀對手防禦陣勢,進攻端流於單打獨鬥,先發主力又有類似Tristan Thompson這類完全守優於攻的人。Scott的移植計畫從未有過任何效果。Mike Brown教練倒是請來Nash時期長期執導太陽進攻的Igor Kokoskov,但過於強調防守導致進攻熟練度低落,整體而言,Blatt接手的是一支防守時有時無,進攻基礎為零的隊伍。

 

「普林斯頓戰術的原型奠基於球的流動,解讀戰術,優質走位和及時傳導,它重視,單純的跑戰術並非它的焦點」。

 

雖然少有具體言論,但Blatt正教導騎士如何read-and-react,判讀對手的防禦並做出相對應的攻略。騎士訓練營中有大量的傳球,走位和跑動,Blatt三不五時將選手圍成圈「各位討論討論,剛剛那個play為甚麼不再多傳一球」?要說Blatt的新系統有多精湛或優於兩位前任教頭,言之過早,關鍵還是現有陣容的籃球智商跟經驗已經累積到上乘,還不包括可繼續開發的年輕人如Irving跟Waiters等。

 

「我不想多談正規賽的打法,這好像商店還沒開幕就先大贈送,我覺得我們會打得很好^_<,這答案怎樣啊」。

 

休息室乃主戰場

 

在我們設想Blatt如何為騎士設計攻守系統時,請別忘記這隻球隊在休息室裡的「戰爭」已持續3季之久。2012-13球季尾聲球員終於背離B.Scott,以球員溝通專家被期許的M.Brown整季都無法與球員建立互信關係。從季初Bynum的情緒管理,到季中時連向來被譽為職業精神模範的Deng也感到無力。LeBron重返騎士,對Blatt而言是天上掉下來的好運氣。首先他還沒在球場上,光是在休息室裡就減輕Irving的負擔,Irving很快地禮讓領導球隊的責任。其次,上季騎士化學效應不佳原因之一乃是老將所請非人,Bynum也好、J.Jack也好都未有預期發揮。這次,受騎士三巨頭磁吸效應前來的老將們不僅協助年輕人搭配三巨頭作戰,更懂得指導年輕球員在漫長球季中持盈保泰。

 

當騎士錄用Blatt的消息一曝光,過去執教過的隊員如Jeremy Pargo、Beno Udrih等人紛紛表示恭賀。曾在Maccabi Tel Aviv奪冠的Anthony Parker更直言不諱「Blatt是我效命過最佳的教頭,他不但能讓球員服服貼貼,更擅長和球員打好關係,因此人盡其用」。LeBron尚未與Blatt見面前,已迫不及待上Youtube網站研究他的戰術體系。季前訓練營開始後,這位LeBron生涯中第4為總教練作事效率高,不拖泥帶水,同時幽默風趣的風格,深得人心。「他清楚明白自身立場,很多人執著於給周遭人深刻印象,而非選擇做自己。Blatt教練知道自己來克城的使命,帶領我們攻城掠地才是當務之急」。

Blatt3

No Brainer or Risk Choice

 

NBA立來幾無歐洲名教練轉戰成功的先例,歐洲賽事在時間、賽程、球探系統、甚至球員犯規上限都與美國大相逕庭。而騎士又聚集了隊史罕見的三巨頭,急於在東區殺出重圍,可想而知Blatt的壓力之大,適應期之短。然而,騎士東家D.Gilbert幾年來花在反覆開除教練的薪水,林林總總也夠養一隻頂薪選手了,在美國業界已經信用下滑的騎士,確實也該下注在Blatt身上。隨著開季日逐漸逼近,全聯盟都將關注歐洲教練入主NBA的成敗。

 

註1.:無論如何Zeller終究得走,騎士在2014季中交易大限就試圖交易他,對此,一位內部消息人士意味深長的說「Zeller太大嘴巴了」。

 

 

 

全站熱搜

arena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